首页 > 女频小说 > 最是少时甜

最是少时甜

第177章 走完数不清的一辈子(大结局

作者: 莫九柒

    上完一学期,放寒假的时候,沈乔被邀请到了蓝柯老宅家吃饭,见了蓝柯大大小小的长辈,印象最深的,还是蓝柯的小舅舅蓝深。

    两人在后花园闲逛着,沈乔没忍住问了出来,“蓝柯,你小舅舅一直……”

    她明显地顿了顿,似乎在斟酌用什么词形容比较合适,临到口了吐出一句,“一直是……这样吗?”

    还是没想出什么合适的词。

    蓝柯却了然地笑道,“他啊,一直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罢目光柔和地直视着远方的那片天,天空深蓝深蓝,已挂起了一窝浅浅的圆月。

    “蓝柯,你和你小舅舅的关系很好吧?”她也叉起腰,目光直视同一片天,天上是月亮,眼底是星星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。”蓝柯微微勾起唇角,转而问道,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干什么呀,我就好奇地问问而已。”答得一脸恳切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什么都很好奇?”

    “嗯,有关于你的都很好奇。”

    空气里倏忽沉寂了一秒,蓝柯缓缓地绽开笑容。

    少年的眸色里盛满朵朵的笑意,眼尾微扬,秀眉也微扬。

    “沈乔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让我亲一下。”

    沈乔盈盈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们在悠然地月色里接吻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大一下的时间去的也快,两人比起上学期对课业更加游刃有余,多出来从了不少的时间腻腻歪歪。

    自从前面有一次沈乔被当众表白后,蓝柯每次都要接送沈乔上下课,亲自盯梢。

    蓝柯等在教室门前的树荫底下,双手抱胸,斜斜地倚着树干,一双眸子微微下阖,下课铃悠然转响,才慢慢地掀开,眼底清明可见。

    沈乔出了教室就往蓝柯那一路小跑,迎面撞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后才仰头站定,她眯起眼笑,“蓝柯,你真的可以不用来接我的。”

    她目光里全是他的倒影,这一点令蓝柯没由来的满足。

    蓝柯抬手轻轻抚摸着怀里的小脑袋,问道:“等会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排骨!”

    两人去的店是常去的一家中餐厅,蓝柯第一次带沈乔来吃的时候,她就说道这家的小排骨有蓝柯的味道和陈姨的卖相。

    说得奇奇怪怪的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蓝柯把沈乔送回了宿舍,自己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大二,两人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蓝柯最近越来越忙了,沈乔也不知他在忙什么。

    周末的时候难得约出来看电影,蓝柯竟然靠在她的肩头睡着了,但睡得并不安稳,在肩膀上轻蹭着,期间轻声呢喃了一句,“怎么这么矮。”

    沈乔微微侧头,入目的睡颜极为养眼,到底没把肩上的脑袋扒拉开,反而撑起身子,努力抬高了肩头。

    电影落幕,灯光渐次亮起。

    乌黑浓密的睫毛微微扑朔,而后掀开一角,露出了动人的琥珀色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蓝柯这才扶着自己略显酸痛的脖颈直起身子,面上微微困惑,“我刚才,睡着了?”

    为什么是疑问句,不应该是很肯定的吗?

    沈乔直勾勾地看向蓝柯,“木木,你是不是熬夜了?”

    那双平日里熠熠发光的眸色暗沉,眼底的印下了一圈淡淡的乌青。

    蓝柯没答,拉着沈乔的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走出了电影院,他才慢慢开口,嗓音慵懒,“嗯。熬夜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熬夜?”

    蓝柯淡笑不语。

    蓝柯还是常常忙着,但都会空出时间陪沈乔。

    沈乔虽然好奇蓝柯为什么这么忙,但到底没问,心想大概是课业太繁重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帮不了蓝柯做作业,就帮蓝柯好好调养身子吧,她特意买回了养生茶,每天换着法子给蓝柯喝。

    保温杯里的各类花草冗杂,蓝柯一个名都叫不出来,他笑着举起杯子,透过那深棕的颜色望向沈乔,“今天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加了麦冬、玉竹、天花粉、党参、北沙参、乌梅、知母和甘草。”沈乔白嫩嫩的小指头在水杯上一戳一戳,认认真真地给蓝柯说。

    “加了这么多?”蓝柯轻晃了一下杯水,漾出一圈圈的波纹。

    他接着问,“都补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补什么?”沈乔想了一会,有些犹豫,“补身体吧?”

    蓝柯左眉一挑。

    沈乔再次开口,“那应该是能滋阴补阳?”

    脑海里只能想起来这个词,沈乔也不确定。

    很轻很浅的笑声从嗓子里逸出,蓝柯咬住两个字眼,“补阳?”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就是补身体的。”沈乔瞪着眼,“你不许再问了。”

    蓝柯顺从地点点头,微微压住嘴角,但眼底的笑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小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着。

    到好久好久之后的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沈乔才知道蓝柯偷偷在创业,领着他的小团队弄了个工作室。

    沈乔听到后的第一反应是,羞愧。

    身为年纪轻轻就凭借父亲的一张卡实现经济独立的人,她实在是太废了太安逸了。

    沈乔打算认真的鞭策一下自己,“木木,你觉得我可以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想做些什么?”蓝柯反问。

    沈乔倒也认真地考虑起来,“帮你们都泡一壶养生茶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蓝柯淡淡地瞥了一眼,只他独一份的养生茶不能分给别人。

    他缓了缓语气,笑道:“你的法条都背完了?案例都分析完了?”

    “挤一挤,泡壶茶的时间还是有的。”沈乔轻声。

    蓝柯摸着沈乔的头,笑得斯文,“不行就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沈乔有在好好背法条,顺便拿到了保研资格。蓝柯有在好好学习,提前修完了学分把工作室弄得有声有色。

    他们都好好的,一直好好的,从四岁那年的夏天相遇,从17岁那年的夏天再遇,到后来走过了数不清多少个的夏天。他们摇曳在岁月的风里,在往后余生,要一起听虫鸣鸟语,一起看无边花海,一起做好多年好多年的梦。

    21岁的沈乔嫁给了22岁的蓝柯,婚礼在海边,宴席上吃的是沈乔最爱的小排骨。

    25岁的沈乔和26岁蓝柯的第一次成为了父母,是个男孩,小名取的叫彩虹,沈乔老说蓝柯是彩虹,彩虹色的。

    28岁的沈乔有了而立之年的老公,她笑道,以后不能叫木木了,叫三三,三十的三,没头没脑的一句,给蓝柯气笑了好半天。

    30岁的沈乔每天都要忙好多的事,她白天要工作,晚上还得哄着彩虹和蓝柯睡觉,蓝柯不乖,总是和小彩虹争,要挤在一张小床上和她一起睡。

    43岁的沈乔第一次长出了白发,她哭着问蓝柯自己是不是不好看了,蓝柯抱着她说好看,乔乔什么时候都好看。

    沈乔50岁啦,蓝柯51岁,小彩虹长大了,比蓝柯还高出一点点,交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60岁的沈乔和61岁的蓝柯环游世界啦,两人去了好多好多的地方,大峡谷和大堡樵,还有一个小海岛,叫乔木,沈乔当时笑蓝柯取的名字不好听。

    70岁的沈乔和71岁的蓝柯成小老太太和小老头了,两人寻了一块僻静的地方,带了前院和后院,早上的时候两人在前院看花看草看云,下午的时候躺在后院的树荫底下,一梦就是半生。

    76岁的沈乔又把蓝柯给忘了,也不记得起小彩虹,更不知道小彩虹生了一个小小彩虹,她突然喜欢起雨天,在屋檐下搬着小椅子能听一天的雨,蓝柯问她为什么喜欢雨天,她只念着彩虹。

    77岁的沈乔越来越记不清了,会问起蓝柯是谁,只有蓝柯说自己是彩虹,沈乔才会安心地笑开,但沈乔有时候会莫名地哭,不出声,但眼泪哗哗哗地流,蓝柯会抱着他轻声安抚着,乔乔别哭。

    80岁的沈乔走不动了,她喜欢一个人坐在树底下发愣,但她会对蓝柯笑,一见到就笑,笑成一朵花,和以前一样的漂亮。蓝柯也笑,笑着笑着就缓缓地抬手叫乔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辈子好长好长,但他们牵手走了过去,一走,就是一辈子,或者下辈子,下下辈子,他们想一直一直地走下去。

    走完数不清的一辈子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完结感言会另发的,谢谢一直支持到现在的小可爱读者呀~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bei200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