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修真小说 > 一人得道

一人得道

第四百一十一章 掌中佛国八方衍,表里河山黑莲生!【二合一】

作者: 战袍染血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灰暗天空,有三龙飞舞!

    一龙高飞,一龙下沉。

    那第三条龙,却在空中盘旋,既不高升,也不坠落。

    忽然,这头神龙震颤起来,身上紫气汹涌,一枚枚鳞片跌落。

    一道道佛光,从鳞片的缝隙中透射出来,慢慢凝成一根根绳索,要缠住这条神龙。

    神龙长吟挣扎!

    一道道目光从冥土各处投射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个佛门!胆子不小!”

    “南朝气运看似沉稳,但值此大争之世,不进则退,其实已有衰败之相,佛门竟想要借此托生?”

    “连王朝气运都敢吞噬,佛门是急切想要抓住机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道道恐怖意念扫过灰暗天空,交谈、交流,有的震怒,有的好奇,有的冷嘲热讽……

    黑河中央,宫殿之前,白发女子眯起眼睛,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佛门太心急了,陈国虽无一统天下的气运,但王朝命格已然催生出一个异数!已经有太多人在这个异数上吃了大亏,所以此番,还要看看那异数如何应对,再做决策!”

    “吼!!!”

    转念间,那条神龙忽的佛光大涨,身上有虚幻光影爆发开来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灰暗的苍穹深处,一个捅破了天的庞大指尖被撼动了片刻,微微震颤。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“有趣!着实有趣!”

    虚实交汇之处,雾气笼罩之人。

    祂整个人被漆黑的锁链捆住,连转一下念头都十分艰难。

    不过,祂的一根手指扎入泰山,贯穿阴阳,直指阴司,借着这些联系,还是察觉到了阳间变化。

    “佛门侵染凡间已久,一直隐匿行事,被那黑衣人的八十一年一逼,终于兵行险着,他们是打定了主意要在这次大争中……”

    忽的!

    祂的面容模糊起来,一张张面孔不断在其上浮现、扭曲!

    “佛门贼子趁虚而入,这是想要借鸡下蛋!”

    “成不了!香火道本就无主……不是那般容易得逞的!”

    “香火本无主,吾等亦有机会取之!”

    但很快,这一张张面孔都被压了下去,一个苍老的声音,从那身体之中传出——

    “尔等皆为蠢货!想谋夺香火道的可不光佛门,还有个天庭,天庭之主可不是易于之辈,何况陈氏如今有个大变数,连吾等都吃了亏,佛门此番举动,未必能成,说不定……”

    祂忽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要弄巧成拙,为他人嫁衣!”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“诸卿,佛门的手既然伸到了南朝万民身上,那朕,便不得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星辰穹顶之下,一道模模糊糊的身影逐渐显形。

    星空投影,虚幻不定。

    祂一身黑衣,高坐龙椅,头戴帝王冠冕,面容模糊,给人以威严之感。

    阶梯之下,一道道身影逐渐显现,尽数朝着此人行礼,口称“陛下”。

    “朕无法插手尘世,这件事,还要有劳诸位卿家。”

    众身影道:“陛下旨意,吾等自当遵从。”

    为首之人越众而出,道:“陛下,臣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“相国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臣以为,南朝气运未到断绝之时,还有变数!臣先前奉命往昆仑,协助布阵,便注意到,那陈氏有一子,名为陈方庆,道号扶摇子,天资不凡,疑为仙君转世!他今身在南方,神通初成,佛门贸然之举,必与其人冲突,或难以如愿。”

    听得此言,人群中不少人发出骚动。

    高坐之人伸手一抓,便从几道身影中得到了前因后果之线,道:“原来如此,尔等已然与他有了交集,此人既为淮主,又是宗室,不会坐视南朝不管,但兹事体大,朕还是要有布置,毕竟这陈方庆说到底,还是仙门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!”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“佛门在南朝,谋划的如此之大?”

    昆仑秘境,元留子与门中其他几人,感受着南天气运的剧烈变化,一个个掐指一算,或者表情凝重,或者脸色难看,或者满脸意外。

    旋即,元留子匆忙起身,架起云雾,直往秘境深处,拜见长发男子。

    那人正坐在一条小溪边上垂钓。

    见着来人,他微微一笑,道:“佛门之谋,固可虑也,但八宗主脉不该分心,还是要准备应对佛道之劫,待得度过这劫,便能窥见天下真主,借他一统天下的机会,得这天地大运,到时无论南方是何局面,皆可平之。”

    元留子还是担忧,道:“祖师固然算无遗策,但放任不管,佛门真立下地上佛国,那就是……那就是堪称在人间辟地,想要铲除,千难万难。”

    “要辟地,先明心,心如明月,道作烈日。他佛门所循之道,尚无天道之主,加上世外佛陀难以降临,翻不了天。说到底根基不稳,一战便可破,何况,造化道那位尊者已在南方,有他在,佛门无法做大。”

    “造化道?这……”元留子闻言,却更加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长发男子见状,就道:“莫担心,南方亦有门徒,还有一人,足抵千军。”

    元留子一愣,就问道:“祖师有何布置?”

    长发男子却不回答,盯着鱼竿,挥袖道:“客人将至,去将人带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元留子满心的疑惑,但不敢多问,只能退下。

    等离开蟠桃林,他忽然心头一动,伸手在前面一抹,就有一面镜子浮现,上面出现了一道身影——

    正是一身青衣的陈错。

    陈错的青莲化身!

    “是他!”

    顿时,前因后果明了,元留子便差人去迎。

    元留子也不见其人,直接便让人带陈错进了蟠桃林中。

    很快,陈错这青莲化身见得那男子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无风无浪,很是随意,不见半点波澜。

    他看着前方的垂钓的男子,不由思量着。

    这人与铜镜中一般无二,但气息微弱,宛如常人,真能解了自己心头疑惑?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“若要立道,先要明道,而五步之上,还有境界。”长发男子看着水面,头也不回的说着,“你先将那世外僧击退,方能集中精神,吾才好与你细说。”

    陈错听闻此言,眼中露出精芒。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建康城中,吟唱依旧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,幽冥世外,皆有目光投注过来。

    “复愿诸众生,永破诸烦恼,了了见佛性,犹如妙德等。”

    万民齐吼,汹涌澎湃的佛光,随着虚幻城池的扩张,又一次猛涨起来!

    光芒所到之处,一尊尊心中佛陀自众生头顶越出,凌空一坐,宫殿自生!

    这连绵佛光,又顺着脉络,融入那件虚幻袈裟之中。

    这件袈裟金光璀璨,其中更有七尊容貌、神态各异的佛陀虚影。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老僧一招手,袈裟便飘落下来,被他裹在身上。

    顿时,其人气势节节攀升!

    与之相应的,是被虚幻城池覆盖的整座建康城都扭曲起来,像是化作了梦境,城中之人的身躯都泛起阵阵波纹,虚实不定!

    福临楼中,苏定感受着周遭变化,惊骇欲绝!

    “城池化梦?世外之法?他竟要将整个建康都炼化为桃源?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雷霆闪过!

    天地之间一阵扭曲,感受到了这股破格之力,有天地之力汇聚过来,要将这僧人排斥出去。

    结果那虚幻城池泛起阵阵光辉,将老僧笼罩其中,又有万民合十,万众一心,竟生生挡住了这股排斥之力!

    “这地上佛国虽未降临,但只是投影雏形,就已经有这般威力了,竟能让这僧人突破制约,施展出世外层次的力量!”

    苏定声音颤抖!

    “你说反了。”戴斗笠似在眺望天空,淡淡道:“此僧的境界本是世外层次,若他施展出世外之力,第一时间就要被排斥出去,但现在他不过是个引子,真正施展世外之力的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指着外面。

    “是这座城池!”

    “建康城?世外?”苏定一愣,立刻明白过来,“原来这满城之人,不光沦为佛门棋子,要提供佛念香火,更成了人质,被挟持利用!盖因城池如梦,这是佛国雏形,包裹这僧人,像是一层护罩,能让他不受天地之力的排斥,从容施展力量!天地之力再是蛮横,也不能将一城凡人排斥出去!这南陈,危了!”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“甘霖酿!”

    天上,陈霸先的怒火化作实质,直接在身边灼烧。

    挡着祂的虚幻袈裟是落下去了,但这位开国君主想要入城,却被直接排斥出来,就像是整座城池活了过来,有了意识一样,在拒绝他、阻挡他、排斥他!

    “老子的城,却不让老子进!哪里来的道理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目光激射而来,竟将陈霸先直接掀飞!

    他凌空翻滚,暗道不妙。

    “这等威势,便是那小子怕也不能抵挡,还有这城内外的陈氏血脉,若不一一点醒,怕是皆要被佛光侵染,沦为傀儡!”

    一念至此,祂顾不得其他,心念一转,意念顺着血脉联系,传递出去。

    .

    .

    收回目光,老僧不再理会那护国神灵,将身上袈裟一抖,便有无穷佛光涌出,汇于手中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不可回头,便用这陈都之力,超度你这陈朝宗室吧!”

    话落,他伸手一按,歌曰:“见得此城心,万民便一心!舍弃僧中我,满城聚佛果!”

    老僧的眼中一片金黄,脸上无喜无悲,身上七佛流转,身后万民同呼!

    “以无我佛性,净万家污秽!”

    他的手上竟然也有一座城池成型!

    一城便是一国!

    “老衲便是建康,建康便是老衲!掌中佛国!”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大地震颤,地脉轰鸣,过往种种,未来层层,在这一刻,聚于现在。

    陈霸先、陈顼、苏定,乃至那戴斗笠之人,又或者各方关注之人,见得这般情景,都不由惊讶。

    “一人之力,竟至于斯!”

    “恐怖如斯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人一城,万人一念!”

    “陈方庆这个变数,怕也抵挡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这昙询……无声无息中,竟将佛根在城中种到这等程度!大意了!”

    有些人看出了陈错的跟脚。

    这时。

    无边无际的佛光,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。

    朝陈错倾泻而落!

    他竟本能的生出一个念头——

    这天上天下,没有一丝空隙,能让自己逃遁、躲藏,甚至连意念都难以传递出去!

    “好一个佛根佛果,同化了万民之念,若是你们的目的得逞,南朝这半壁江山日后都要如这建康城一般,成为尔等突破天地制约的武器,一城之威,尚且如此,何况一国?”

    老僧淡淡说道:“现在后悔,已然晚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陈错竟是大笑出声,道:“我何曾后悔?若是后悔,便要坠入三业四魔。”

    “他似乎还有后手?”

    老僧心头一动,竟生不祥之感,于是催动法诀,免得夜长梦多。

    陈错这时却道:“佛家之法再是精妙,终是作用于人心,要人的意念去应和,要人在心中凝聚佛影!但这个世上,人之心中,可不光只有拜神求神的念头!”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三花聚顶,五气朝元,心月明亮,竖目圆睁,有灰雾相随,有庆云缠绕!

    浑身涟漪荡漾,黑幡真名的遮蔽都若隐若现,一点因果在身心之间流转。

    最后,淮地之景在他心头浮现,进而扩散于外。

    上面,掌中城池已至,内里佛子如云、比丘如雨,有罗汉、金刚之影,更有一股要荡尽天下污浊,净化一方天地的浩大意志!

    下方,陈错一掌拍出!

    他这一掌中竟有万家灯火、厚重江山!

    淮地之影浓缩于一掌!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老僧瞳孔涨大,已然看出端倪,面露惊讶,“你为何会有这等手段,难道说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,这话尚未说完,便被四方轰鸣淹没!

    整个建康城震颤起来,那大地之中的地脉龙气,朝着陈错汇聚过去!

    陈错的这一掌,登时膨胀,就像是一座堤坝、一座雄城、一道屏障,护卫着半壁江山!

    “江流上下,江淮表里,守江治内,备淮治外!今日我以淮地,引得江山,这南朝的五千里河山,你能不能净得干净!”

    陈错神思如光,融入掌中,勾勒淮地,牵引南朝,进而……描绘中原天下!

    正在往虚化袈裟中汇聚的地脉之景象,竟是齐齐一震颤,而后撕裂开来,大部分落下来,融入了陈错的掌中!

    “还不够!”

    陈错额中竖目中,骸骨天上目显露,森罗万念蜂拥而出,化作梦境,演绎历史。

    将这南北对峙的重重景象,将这江左之地历史变迁,将这中原大地的人心演化,在电光火石之间闪过!

    随即,一只巨手从陈错手中显化出来,似要只手撑天!

    掌中城池,与撑天巨手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无声无息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突然,汹涌气浪从两手交接处爆发开来!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那老僧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噗噗!”

    整个建康城,几乎人人口喷鲜血!

    霎时间,血腥气满城萦绕。

    那座虚幻的城池,被吹得四散,将坐镇其中的老僧暴露出来!

    那老僧浑身金光闪烁,看着陈错,神色变化莫测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陈错。”陈错目光漠然,身后有一道模糊身影一闪即逝,“陈述尔等之错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抬起手,一指点出。

    身前,黑莲绽放,内藏万毒珠,涌出斑斓色彩,落在虚幻的袈裟之上。

    当即,袈裟由虚转实,泛起斑斓色彩,从老僧身上褪下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天地之力蜂拥而至,包裹老僧,进而便要将他往那世外排斥!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bei200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